校园生活

首页 > 校园生活 > 学生感受
学生感受

2022学生故事十六 | 陈濯:一起来散步吧

陈濯(Judy)

华附国际部2022届毕业生,初中毕业于暨南大学附属中学,在21/22海外大学申请中获英国剑桥大学,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乔治城大学、弗吉尼亚大学、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等录取。



文 | HFI Y12 陈濯Judy

图 | HFI Y11 胡若思Flora / Eric

版权归华附国际部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有些时候什么正事都不想做,比如现在。倒也不是说没事情可做——我高高的书堆岌岌可危;想听的曲子想看的电影想学的lecture想打的球,应有尽有——但在这一刻它们好像都淡淡的飘走了,我抓不住一个具体的名字。在申请季我被迫重新认识了我自己,摸索我的喜好我的性格我的节奏,一路下来我也和自己和解了不少;起码在一个传统意义上低效的周末下午,我依旧会很开心的说,我没有浪费时间,发呆做白日梦和家里人朋友们扯闲篇散步这些现代奢侈品是需要一定欣赏门槛的。尤其是散步。


这堆书有一次倒下来把我吓一大跳


散步这门艺术开始于随性的决定。刹那间的念头趁着还未消失赶紧实施;鞋一蹬包一杯门一锁下一秒春日潮湿的阳光就打在了皮肤上。在我作息规律喜好单一用品简单——我发现日久生情不仅能形容爱情,也能形容我与从初中就开始用的文具间的深厚友谊——的日常里,散步成为了新鲜感的主力军,虽然我每次都走一条走过几十遍已经走出implicit memory的沿江路线。


从初中就在用的笔袋,一直没换过



呼吸着从人行道上的树叶间洒下的阳光,伴着轻快的步伐,这个时间这个角落是贝多芬田园交响曲第一乐章的绝配。一闭眼,明亮的弦乐顷刻间便把我带到了夏日欧洲的山林小溪间;我仿佛踩在厚厚的落叶上,跨过一条条错乱倒地的树枝——“哔——”我猛一回头,本能地躲过了差点与我飞速相撞的电瓶车。笑,这不免也是颇具诗意的理想向现实做出的妥协了。





分享一个我最常听的版本 好喜欢阿巴多呜呜呜



我望向林荫道上的其他行人,试图从他们或潮流或朴实的衣着找到背后隐藏着的心灵;他们喜欢什么样的音乐?运动在他们心目中占有什么样的重要性?他们过着怎样的生活?他们是否快乐?他们看到的世界是怎样的?从小不断的被问到,你想要什么超能力?此时此刻的我一定会毫不犹豫:我想钻进每一个人的脑袋,像看一本最有意思的书一样知道ta做每一个决策时的神经计算;它经过了哪些过程?有哪些衡量的最基本价值?每一个词汇在ta的大脑中激活了什么样的记忆?(“时间”一词在我脑海中有海浪的声音,一种淡淡的或灰色或金色的忧伤)这些神经活动如何交织成为了我们每一个如此复杂的人?我抬头看到了高楼大厦和它们背后宽广无垠的天空,可谁知道这一幅岁月静好的画后藏着多少我不知道也永远无法知道甚至无法言说的复杂性——现在我走到了红灯的十字路口。




也许是Virginia Woolf读多了,时间总是给我这样的感觉



行人又开始流动了。我的爱好太平常了,我想。读书听音乐运动朋友之类本质上并无出众之处;我与别人最大的不同只是程度罢了。它们至于我与氧气同等重要;我在申请季最繁忙的去年读四十本书,在高二开始学小提琴,每天锻炼一小时,甚至因为一家人morning lark基因从不熬夜,可这些很难在申请中突出体现。文书200词的限制怎么能写出我在山间一条阴冷的小溪旁读到The Sound and the Fury中Quentin想到跳河自杀时说“And I will look down and see my murmuring bones and the deep water like wind, a roof of wind, and after a long time they cannot distinguish even bones upon the lonely and inviolate sand”,读到这里时刚好一阵湿气打到我的胳膊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让我忍不住望向清澈的水底,看着水波笼罩着的沙石?这些刹那间的奇妙体验扁平化到纸面上就失去了那种灵魂的冲击。所以藤校放榜时Jessie说,我写太多小东西了。可我说,我就是喜欢小东西。不是说我没有或不想有包纳百川的大格局,而是太多打动我的东西都是生活极小的碎片;一片落叶,一本书,一个乐句;我在文书中写着我在晚上写日记在卧室里闹脾气在烈日里散步在操场上跑步,它们给我带来最真实最深刻的内心体验,是它们才让我慢慢重新认识自己。即使最终没有得到藤校们的青睐,我有申请季这独特的生活体验和一篇篇绞尽脑汁写出的文书也满足了。毕竟为最好的朋友写peer recommendation写得比自己文书还卖力,被Brown拒得心甘情愿,再读文书时依然惊呼我居然写得出这样的文字,这些体验真的很值得珍惜。忽然一阵笑声从左侧掠过;两个小朋友在路边尖叫着打打闹闹,仿佛周边的一切都不复存在。



读The Sound and the Fury时的小溪



到时间的尽头,还有什么是存在的吗?我看着在众多阳台里晾衣服的人们。哲学学子们对这个问题的见解我回去再读;现在我只知道我希望是情感这个虚幻飘渺但又无比真实的体验。一时间众多回忆像一阵巨浪般打向我,一股要把我打翻在路边的势头;我想起无数次在校园里和俯冲王子沙雕狂笑打闹,申请季绷不住时和她在楼道一圈圈来回转,甚至是跑步时的突然降临的顿悟,想着像我们之间的友谊人生中又能有几回;我想起养猪每天干饭时我们四人变身sassy cynics怼天怼地;我想起每周五下午赶在六点到家和妈妈一起边聊天边做饭,升学八卦旅游计划无所不聊(最近还加上了出国的行李安排;我们挑了好多种辣椒酱)。没有树荫,阳光实在地打在皮肤上,热热的;如果我生活在Virginia Woolf的小说里,我知道我一定会流泪,并想着,我不求这样与人的感情能天长地久,但求此刻身处其中的我尽力去感受,去感恩,去记忆。



江水在玫红的三角梅之上流着,平静地有如在一切纷扰之外;我望着它宽广而波光粼粼的表面,那种熟悉的渺小感又缓缓降落到我肩上;在永恒的水流面前我申请季掉过的头发体重眼泪都蒸发不见了。我走到江边了,可是一切仍然在继续;在后申请季,我比较成功地克服了长久以来的社恐——Fine Arts Week戏剧表演让我第一次体会到做一个大project的leader的酸甜苦辣;新尝试足球排球网球并意外发现我体内全新的运动细胞;Psyche的lecture越做越好……时间与成长从未停下脚步。有时也有点不甘心,想着也许早些尝试、踏出舒适区,也许结果会更好;但我知道申请季只是过程不是目的,最重要的是提升自己。


江水浮于一片玫红之上

Drama表演的五分钟速成海报,藏着太多珍贵的记忆


我非常感激我足够幸运,在这个艰难的申请季“任性”也有好去处,我深刻地明白,有太多更加值得的人没有这么幸运。那就背上感激和好奇心,一起在这个复杂美丽的世界散个步吧;在我楼上练习肖邦的人一定也是这么想的。